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摸金天帝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煞脸谱

发布时间:2020-01-18 11:24:21

摸金天帝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煞脸谱

“啪!”

极乐枪喷着一尺长的枪煞之气,冰纹扭曲着在燕青手中以爆炸式的速度回马一枪干了过去。

不过,给气脸一甩,地武中品的极乐枪居然直接给抽断成了两截。

不过,燕青利用这一瞬间的变化身子往左侧一钻溜了进去。

因为,左侧面有道天然裂缝他屁股上的眼睛早看清楚了。

而航哥最后连射了三只箭带着牛憨笨三人狂逃而去。

“快发信号求救。”一上到地面,周壮大叫,不久,一朵烟花冲向了高空之上炸开了。

“不好,马上招集所有兵马救援。”八郡王一看,脸色大变。

顿时,号角齐鸣。十几只金剑鸟腾空而起朝着烽火符爆开的地方狂飞而来。

而后边马蹄阵阵,尘土扬到几百米的高空这上。

大地都在惊挛般的颤栗着。上万铁蹄踏破大地从四面八方朝着蛇林聚集。

一路过来,大树倒塌,碎石飞扬。

最先到达的自然是御林军中高手。

不过,这时,蛇林中几十万只蛇全部出动了,蛇潮涌动,它们展开了对御林军高手的伏击。

高手虽说厉害,但蛇太多。

只能眼巴巴看着坚井坑下不去,而铁蹄到达时银光闪动,雷声隆隆,大地都给击得开裂。上万将士也只能干瞪眼,只能杀蛇解恨了。

而同时,几道符光冲天而去直奔京城之地。

仅仅几分钟,高阶的传讯符落于王宫各处。

“王儿……”赵娘娘一看哭了,不过,她很坚强,在御林军副教统赵月春带着上百御林军高手严密保护下马上往宫殿而去。

不久,王宫惊动了。宫庭好些年没有敲响的‘镇国钟’敲响了十八下。

这是红色警报的意思。

王宫马上运作起来了,重臣武将全都匆匆从外边赶赴王殿。

“什么,燕青那杂种在猫儿丛林出事?”张中成一接到消息,顿时呆若木鸡。

“我们都给这小畜牲骗了,他玩的是就是金蝉脱壳,夜走泥城之计。”叔叔张怀咬牙切齿的说道。

“马上传讯给黄泉门,我愿意付二百万两。”张中成一拍桌子,散架了。

“好,这次定必取下这小畜牲的狗头才是。”张怀也是一拍桌子,匆匆而去。

“出事了,好。马上叫我们的人暗中干掉他。在这混乱之际,天晓得你是救人还是杀人。杀了的话就推在别人身上就是了。”李靖阴沉着脸铭刻下意思后一捏符咒,一道青光划空而去。

这包围守猫儿丛林的将士们并不是铁板一块,朝中各路牛鬼蛇神都安插得有人,倒是复杂得很。

一条紫影闪进了地下宫殿。

紫影想了许久,最终一咬牙,手按向了紧闭着的大门旁一块巴掌上。

奇怪的是,紫影的巴掌跟镶嵌在墙壁上的巴掌居然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不久,巴掌上纹斑一闪。

“什么事?”里面传来一道略带点沙哑的声音。

“殿下在猫儿丛林出事了……宫里乱开了一锅粥。各路人马去赶过去了,不过,他们表面上打着救援的旗帜。恐怕其中有一半想浑水摸鱼。属下要不要马上赶过去,可是属下不敢随乱离开王宫。”紫影微弓着身子禀报道。

“呵呵,没事,我马上就好。你陪我一起去。不过,注意,别作声,咱们悄悄过去。本王倒要看看这些牛鬼蛇神们想搞什么?”燕王一声冷笑。

“大王突破啦?”此影一愣,顿时满脸欣喜。

“还成,勉强晋级。”燕王哼了一声。

不久,两团身影悄悄从一个秘道出了王宫。再不久,京城城郊谋王室秘所腾起了一只大鹰划空而去。

“真煞脸谱。”一只白鸽子落在了唐院长手中,他从白鸽身上取下了一截竹管打开后一看,脸色顿时变得严肃清冷。

想了想,抬腿一步几百米,几个大跨步落在了灵楼前。

“小唐子,过段时间本座就要离开了。”发现乘洪那家伙居然正蹲在一片草地前眼睛在观察着地面。这厮头也没抬的说道。

唐院长不由得好奇的往前一探,顿时哑然失笑。

因为,乘洪盯着的地面只是几千只蚂蚁正在跟一只甲壳虫死战。

“你已经完成了对我的承诺,有权随时离开了。”唐院长说道。

“呵呵,前几天本座去了一趟蓝月帝国。一些事去请教了一下巫婆。不过,巫婆的言语相当的玄奥难解。”乘洪说道,还在继续蹲在地下看蚂蚁大战。

“噢,难道是‘红衣巫婆’?”唐院长抽了一下眼皮。

“嗯,就她了。”乘洪说道。

“传说红衣巫婆是咱们这片区域最神秘的女巫。就连咱们燕国的命数大师范应只是她的一个外山记名弟子。还称不上巫山的外山的正式弟子。可见她的厉害之处了。而且,据说她的占卜之术百卦九九灵念。如果方便的话?”唐院长话讲了半句。

“没错,的确如此。范应那点小‘占卜术’狗屁不是的玩意儿。

到巫山看门人家都不要。不过,既然告诉你了当然方便了。”乘洪抬了一下眼皮子,道,“她说,我的事跟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有关系。

那件大事的主事人就是我的‘运格’。

所以,我的运格得他的运格支持才能解决。不然,我的事还是我的事。

你说,这什么意思?最近虽说不长,但是,天天都有大事发生。

比如,赵国前几天一个王爷被杀了。大金帝国五天前出阁了一个公主。

大周帝国……可是她又没指出在某个区域发生的大事。

如果件件都要我去探一探,就是忙死也忙不过来。

不过,不探怎么办?干看着时机一旦走失就回不来了。

她还说,如果这次不能借他的运格的话要等到几年之后才能办成这件事了。”

“难道跟他有关系?”唐院长一愣,想到了燕青身上。

“谁?”乘洪居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看来,这老小子有些急了,并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一脸冷淡漠相。

“燕青。”唐院长点头说道。

“狗屁,又是这小子。就他那身弱如蚂蚱的实力能跟我的事扯上关系吗?至少也得出现一个像你这样的才算是马马虎虎的了。拜托,小唐子,你不会是想帮徒弟都想疯了吧?”乘洪劈头盖脸的训了唐院长一顿。

“呵呵,运格这东西并不分实力高低。

他现在是弱,在你面前弱如蚂蚱。

不过,他一年时间由一个普通人晋级到了镇国武院第一强位置。

而且,冲进了人榜第40强。

你说,他还弱吗?就是前辈你在他这个年龄阶段也差不多吧?”唐院长还是一脸不气不慢的架势。

“****,我在16岁的时候已经是先天第三个层次强者了。”乘洪抬了下嘴,一脸不屑。

“那好吧,他的天才性不如你。

不过,他的运格可不低。不然,也碰不上金马寺那位白眉大师。

那位大师可是跟你同级别的存在。不然,白朴早死了。

白朴就是因为沾了他的运格之光。而刚接到消息,他去猫儿丛林查案子出事了。

据八郡王传回来的密报说是发现了‘真煞脸谱’。”唐院长说道。

“确定是真煞脸谱吗?”乘洪眼眉儿一抬,紧追着问道。

“应该是,那煞气是从地下冒出来的。而且,真身并没出现。

只是一道煞气凝聚而成一张脸谱。据说那脸谱十分的强悍,连燕青手中的极乐枪给脸谱后拖带着的银色气波一甩就断了。

这种实力我小唐是办不到的。如果真身降临摧气还是能办到,隔着不晓得多远距离还能凝聚脸谱伤人,厉害。”唐院长感叹道。很中恳的评价着自己的能力。

“那脸什么样子?”乘洪问道。

“他们说看不清楚,极为模糊,但是,可以肯定是一张男子的脸。”唐院长说道。

“好,我去看看。”乘洪一个跨步远去了二三里,几个跨步如流星划破长空一般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不久,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道,“呵呵,念气大圆满啦,小唐子,以你的天赋有可能会成为我们中人。小小的恭喜你小子一下,努力吧。”

“唉,你那知道。我是遇上了燕青这个贵人。冲击脱凡对我来讲只能是个梦。就连作为冲击基石的中品灵石我哪去搞?”唐院长苦涩的呐呐了一句。

一转尔,他恢复了平静。

“我真能成为你们中人吗?好,我唐森也不是孬种!蓝天,我也要爽一把。”唐院长抬头看着蓝天白云捏紧了拳头。

脱凡是陆地神仙,飞行的梦想在每个人心头都重要。

幸好这个裂缝相当的大,不然,燕青早给银色脸谱追上灭杀。

两抹影子在裂缝中飞窜,前面一道青影,后边一道银影。

“小子,你坏了我大事。我倒要看你能跑到几时。”模糊的脸谱居然渐渐的清晰了起来。后脑勺的天目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张奇怪的脸。

脸皮好像从鼻子中央划分开去,一边是白色一边居然是黑色。这是传说中的阴阳脸,相貌整体看上去居然极为帅气,神情中充满了涛天的霸伐之气。

眼见前面只剩下石壁了。

天要亡我吗?

“哈哈,小子,绝路啦。”脸谱一脸幸哉乐祸。并且,好像要折磨人似的居然放缓了追击的速度。

燕青撑开了电荷磁场,瞬间,右侧面仅仅隔着半米厚的石壁处还有另一条裂缝。

“******!”燕青故意的一剑过去,银色脸谱只是不屑的看了那把正气直喷的宝剑一把根本就没丝毫动作。不过,燕青只是虚张声势,一转剑,滋啦一声把石壁剖开身子一窜往前狂奔而去。

“奸猾!可恶,不过,你照样子跑不了。”脸谱冷笑了一声一窜也追进了裂缝当中。(。)

惠民县人民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杨浦医院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菏泽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州治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