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剑之铭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2:38

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剑之铭

海风吹过悬崖,碧蓝色的海平面上不时掠过几只海鸥,断星叹了口气,缓缓道:“看来你不清楚呢……”

“回来好吗?”

“不可能的,我现在和弗洛伊签订了契约,他才是我的主人,我不能违背他的意愿。”断星呆呆地望着风平浪静的海面,双眸中闪过一丝期冀,“这片海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宽阔、清新,在这里仿佛可以忘掉所有烦恼一样,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体验过了。已经几百年了啊?谁知道呢~”

“不过啊,在这里我也只能一味的向前面看,因为身后是一片虚无,每次不小心转过身都像是会被它吞噬掉一样。其实我很害怕呢……万一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个曾经无忧无虑的断星到底会去往什么地方呢?”

星寒抬头看着天空中漂浮着的云朵,淡然道:“我会陪你的。”

“是吗……以前听其他人说过,禁器的力量一旦到达尽头,会解散在这个世界的形体,它的意识也会飘往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名字叫无空禁界。大概在几百年之后,流隙她们也会去往那个世界吧。”

“那你呢?”

“我?我和魔之翼一样,我们都是永远不会消逝的禁器,只会被永恒的时间折磨着。”断星用手撑着悬崖边缘,向星寒的方向稍稍挪动了一些,“你说过会陪我的吧?”

“尽量好了。”星寒顿了顿说道。

断星顿时泄了气:“尽量啊……”

“不过我会一直陪你到生命的最后一秒,别这样看着我啊,怎么说我也只是个人类,寿命也就只有八十岁左右,剩下的六十年,一直在一起好吗?”

意识开始涣散,断星的脸蛋开始模糊起来,她的嘴唇微张,不知道最后说了些什么。

……

“呃啊!!!”

一阵刻骨铭心的疼痛传进大脑,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刺穿了,而且不止一次!

“哗――”

暗红色的血已经流了一地,雪地上涌动着大片的血迹,星寒窒息地看着刺进左手手掌的剑,湛蓝色的光华,上面已经铺满了来自自己身上的鲜血!

被刺了多少剑?从痛楚上已经数不清了,意识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次断星可不会再把自己带进那个世界,星寒能做的只有以最后之力挣扎着打败弗洛伊,如果只是被刺中第一剑的时候立刻反击说不定还有些机会,但失血过多的状态下就连从地上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哼,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原来还活着啊。”弗洛伊拔出插进星寒手掌的断星,看着他在地上苟延残喘着,“也对,让你就这样死了的话好像的确少了点意思,不介意再陪我玩会儿吧?”

体内的血液流失了至少三分之二,不知道为什么还保持着意识,右手的剑在什么地方?现在好像已经感觉不到了。

“哧――”

“呃啊!”

弗洛伊举起断星,一剑刺进星寒的后背,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地上!

“master,千万别死啊!”魔力源里传来了断星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星寒被殴打的她几乎什么都办不到,只能这样一声一声地大声呼喊着。

终于大限将至,眼前的雪地开始模糊,回到这个世界依旧没有改变到什么,离开断星的时候,她究竟说了些什么?到现在也已经无所谓了,这场战斗已经输了……

“作为亚瑟格里王的女儿,也是王国的公主,她被赋予了神的姓氏――赫拉??墨尔珂丽丝……”不知道为什么,断星的话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即将放弃战斗准备赴死的星寒突然睁开了眼睛。

“咳、咳……”两口鲜血从口中涌出,剑刺在背上很疼,恍惚之际,星寒瞥到了弗洛伊脚下的半把剑身,“那个是……断星吗……”

“怎么?很惊讶吗?那把剑是我斩断的,不得不说,实在是太脆了。”弗洛伊拔出断星,星寒也疼的一阵痉挛,几乎从地上弓了起来。

“呵……哈哈哈哈哈……”一阵诡异的笑声让弗洛伊不得不警惕起来,打量着趴在血泊之中的星寒,虽然生命力极其低下,但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

弗洛伊失去了耐心,准确的说是他突然产生了一股恐惧感,一种恐惧到必须立刻斩杀星寒的恐惧感!

“吾之剑,名曰――断星!”

弗洛伊挥动着断星快速斩向星寒,谁知一直趴在地上的他竟然一瞬间站了起来!右手断掉的剑横向握在身前,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吾剑之铭,赫拉??墨尔珂丽丝!”

“轰!!!”

力量刹那之间充斥了身体,原本断掉的剑快速愈合,强横无比的力量竟然直接将弗洛伊连同他手里的剑一起震了出去!

身上的伤口正在缓缓修复着,缺失的精神力和魔力也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虽然没有达到巅峰,但这真是久违了的感觉啊,这一次断星真正的接受了自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把剑上的力量要比之前更加沉重,这就是另一个断星所说的真正的断星。

“喂,发什么呆啊,不好好使用我的话……我会再从这里逃出去的!”

星寒愣了愣,笑道:“我不会让你再逃走了。”

“哼,我才不会乖乖听你的话呢!”

另一个断星似乎再也没有说过话,大概是断星回来之后再次和她同为一体的原因,毕竟断星只可能存在一个,不过这样也好。

嬉闹之际,弗洛伊已经从雪地中爬了起来,他手中的剑明显已经黯淡了许多,但依稀还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力量:“断星,为什么那把剑还能用?你不是已经从里面出来了吗?”

“笨蛋,那个是我残留的力量,小心点,虽说是残留的力量,但是也足够他用三分钟左右了。”断星娇声谴责道。

“我知道了,三分钟以内干掉他就行了吧?”星寒调节了一下身体,刚才的伤口还没有痊愈,稍微剧烈运动就会撕裂开来,战斗绝不能超过三分钟,否则以自己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打败弗洛伊的。

就在星寒准备发起进攻的同时,断星突然收回了力量:“不行,把战斗尽量往后拖。”

“什么?!为什么啊?”星寒不解地质疑道。

“那把剑不太对劲,这是我刚刚发现的。”断星的声音很谨慎,星寒也认真起来。

“怎么了?”

断星停顿了将近十秒才缓缓说道:“恐怕那把剑里不光只有我这一个禁力。”

星寒打量了一番,原来断星的意思是让自己把战斗拖到三分钟以后,这样才能看出那把剑里到底还有着什么,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失去了禁力的弗洛伊是不可能打得过自己的。

但如果那把剑里如断星所说还有其他的禁器,后果又会怎样……

“没有时间给你发呆啊……”弗洛伊突然出现在星寒身后,手中的剑猛地划过他的脖颈,但还好最后一刻反应了过来,用断星抵住了弗洛伊的剑锋,“只不过是叛变了一把禁器而已,超越者的力量可不是你这种家伙可以阻挡的。”

“星寒,快反击!”

“叮!”

经过断星的提醒,星寒总算避免了一次危机,弗洛伊的速度要比刚才快上许多,这也加大了双禁器的可能性!反而是自己这边,挡下两次攻击后,伤口被震裂了一些,血液再次涌了出来,形势不容乐观。

“怎么回事?动作慢吞吞的。”断星还在不断地教训着星寒,她显然不知道现在的战斗有多痛苦,更何况弗洛伊还有着另一个未知的力量,要做出随时应对的准备。

“咳!”星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嘴角缓缓流出一缕鲜血。

断星似乎也察觉到了星寒的身体情况,缓缓道:“还没有恢复过来吗……也不能怪你啊,没办法了,就让你用一次好了。”

“用一次?什么?”星寒踉跄地躲过弗洛伊的一剑,体力正在快速流逝,断星的剑身也在持续加重着,不知道是自己体力低下还是断星在释放着什么新的力量,“喂,太沉了啊!”

“那就少说些话,留着力气把这一剑砍出去!”

额头上开始有汗珠滴下来,剑身也快要杵在了地上,星寒咬着牙尽量用剩余的力气将剑抬起来,但附在上面的力量实在是太沉了些,刚刚提起一公分便再次坠落在地上。

“星寒,跟着我念。”

“沉睡于死之夜宫的王啊,醒来吧!罪恶的青色圣纹已经揭开,潜伏于胸口的烈焰,随之骚动吧!吾之身化为剑,斩破仲裁万物的乌云,血祭,圣坛,寂灭之火!”

“喝啊!”跟着断星念完了即将发动的术式咒语,剑身似乎轻了许多,湛蓝的剑身开始趋向血红!星寒用力将剑挥下,一道红蓝混杂的剑刃乘着风猛地斩向弗洛伊的位置!

“吾之剑,名曰――烬虹!”

果不其然!弗洛伊在最后一秒钟释放了那把剑里隐藏的禁力,一把名为烬虹的禁器!

“就是这里!星寒,转变术式,你应该做得到吧?!”断星的话音刚落,星寒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的一击消耗了实在太多的力气,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力与魔力,皆处于一个即将崩坏的临界点。

“呼、呼……”星寒看着飞舞的剑刃,的确,强行转变术式应该会让弗洛伊措手不及,但现在的自己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魔力去做这件事了。

“爱,拜托……”

...

大连市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荔波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牛皮癣价格
青岛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张家口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