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武禹鼎 第104章 索死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6:37

神武禹鼎 第104章 索死

扶奚毫不犹豫迎上索兰特锐利如鹰隼的眼神,坦然道:“索大人,今日战事之败以及少帅之罪,陛下自有定夺。但是,在陛下定罪之前,无名十三他依然是此次西征的主帅。因此,扶奚当仁不让,身负,要将他寻回,并送往唐军大营。”

索兰特心中一阵激动,双目发亮,失声道:“唐军大营?”他撤往右路大军时,只顾着逃命,又被祇夜紧追不放,哪里会有空闲留意大军撤退方向。

扶奚轻描淡写的道:“是的。王君涣将军率右路大马已然撤往大面镇,随时接应少帅与索大人归营。”

众将士闻言,个个面露喜色,士气大振,均难掩心中兴奋之情。

索兰特沉吟片刻,干咳一声,道:“当时有人看到少帅向北西河镇方向撤走了,一去无踪。不过,邪教对他紧追不舍,只怕凶多吉少。当然,这绝不是老夫一厢情愿的主观愿望。再怎么说,还是希望他还能活着。”

扶奚道:“少帅曾和燕国公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也算是一个福大命大的奇人,扶奚相信他吉人天相,还活着。毕竟失去了他,对朝廷也是一大损失。因此,扶奚想碰碰运气,欲往西河镇看看能不能找得到少帅。”

索兰特知道扶奚不会带领自己去大面镇,倏地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道:“有吃的吗?”

扶奚微一错愕,旋即摇了摇头。心中却嗤之以鼻,暗忖即便是有吃的,也不会给他。

索兰特沉吟片刻,似是有点犹豫,然后道:“有治疗内伤或头痛的灵丹妙药吗?”

扶奚大感讶异,假装关切地问道:“索大人,怎么了?”

索兰特嘴角轻颤,叹道:“在混战中,老夫被一个臭女人的蛛皇丝击中后背,受了些内伤,且又兼染风寒,老毛病又犯了,感觉比之前更加重了。你知道的,老夫十多年前练功时,不慎走火入魔,伤了识海,自此不仅修行受阻,而且留下了头巅疼痛的后遗症。”

据传,索兰特虽然居三大酷吏之首,但是修行境界与实力却远远低于康可夫与周兴,只不过他的义子薛怀义武道极高。

扶奚虽然不情愿,却是无可奈何,因为索兰特毕竟是女帝喜爱的酷吏,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她漫不经意地转头看封弋一眼,示意他给看看。

封弋装出乐于从命的样子,上前一步,客气施礼道:“在下封弋,是一名大夫,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您看看。”

索兰特不屑地撇了封弋一眼,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沉声道:“你一个山野郎中,有什么资格给本大人看病?”

封弋一点不动气,但已收敛笑容,盯着他没有说话。

扶奚露出愤恨的神色,冷然道:“封弋是太医院孟诜的师弟,同是药王传人,你说他有没有资格呢?当然信不信,医不医,一切由你。”

索兰特对这位女帝面前的红人着实有几分敬畏,见她这么一说,心里也就有了底。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比孟诜小了至少三十多岁的药王传人,似要把他看个仔细,总感觉他的笑容与神情像某个人,狐疑地探试道:“果神医是吧?敢问是哪里人?”

封弋从容道:“神医不敢当,在下阆中人氏。”

索兰特想了想

神武禹鼎  第104章 索死

,这么多年办案,他在阆中好像只是抓过一个叫乔知之的人,与他长得并不太像。

这才放心让封弋把脉。

封弋对他的心思洞察的一清二楚,对于他这种仇家满天飞的酷吏,小命着实比一般人看得更看重一些。但是,罪大恶极之人终究还是难逃天罚,他终归还是落到自己的手上。

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横竖拿他开刀。

于是,封弋趁着给他把脉的空隙,一边诊断他的伤势与病因,一边思索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眼前大仇人。

用医术,肯定是不行的。

医术是来救人,不是用来杀人的,这是他的底线。

因此,他不会用药,也不会用针。

沉思之下,只能选择符术。

有见于索兰特本身就有心疾,且又感染风寒,于是封弋就借题发挥,最后决定用风符。

于是,在为索兰特把脉的时候,自然而然在指间凝聚了一道符意,悄无声息地遁入对方手太阴经脉之中,继而直冲脏腑之腧,随后攻入上焦,潜入脑户。

片刻后,封弋收回右手二指,道:“大人之心疾,在下已经确诊,确实是‘脑风症’。风者,善行而数变,乃六淫之首,百病之长也。当年,大人练功出了岔子,体内阴气化为邪风,侵入风府穴,循督脉而上入于脑,故而得病。比较糟糕的是,大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现又伤于邪教祇夜的蛛皇丝之下,使得病情加重,已然病入膏肓,若不尽快手术医治,不然轻则中风瘫痪,重则大厥暴亡。”

他巧妙地又找到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替罪羊,将加重此症并导致意外死亡的罪魁祸首直接推给了祇夜。

索兰特心里一咯噔,不耐烦地道:“尽说些没用的,老夫需要的是缓解或根除的灵丹妙药。”

封弋一字一字的缓缓道:“世上除了开颅,别无他法。”

索兰特呆瞪着封弋,虽然也听说过孟诜说过此法,但他一直半信半疑,不敢轻易冒险,现在又听封弋提起此法,已然知道“开颅”必定是挽救自己生命的唯一办法。

他像是首次肯脚踏实地的面对残酷的现实般,容色渐转灰黯苍白,心里又气又恼又有一些后悔,顿时五味杂陈。

静默片刻后,带着沉重呼吸声,道:“会不会看病?黄口小儿,满嘴胡言。”

封弋神情冷静,双目精芒闪闪,继续补刀道:“大人应该知道曹操是怎么死的吧。”

索兰特气得头痛欲裂,咬牙切齿道:“你……”

扶奚偷偷向封弋竖起大拇指,暗暗赞扬一下,旋即漫不经意地插话道:“以扶奚之见,索大人还是先尽快赶到唐军大营,然后再想办法医治吧。”

索兰特道:“真是浪费时间。”说完大手一挥,领着众将兵悻悻然地走了。

扶奚与封弋相视一笑,不再停留,立即往北朝西河镇方向寻找。

从狮子山附近至西河镇,封弋在飞掠的过程中,将心神升华至空而不空的境界,灵觉亦延伸到每一个角落,以前只能偶一为之,现在却是“有会于心”。

然而毫无结果,只是感应到了残余空中很强烈的杀气与剑意,也找到了数十具士兵的尸体,却未见无名十三。

又将范围扩大一里。

不断希望,不断失望,最终仍是一无所获。

扶奚仰望漆黑的夜空,像是满天星斗都似已在她眼睛里,闪耀着明亮的光芒,沉吟良久,忽然喟然叹道:“坦白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无名十三要么是被擒获了,要么就是被杀害了。”

封弋站在她身后,仅一个转身的距离。

他感应到她心情的苦恼,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扶奚咕哝道:“喂!封弋!你是否在听着?”

封弋道:“没有漏过你说的一字一语。”

扶奚转过身来,美目深注着他,道:“我们先回大面镇吧。等明日天亮之后,再往蜀郡打听一下消息。”

封弋点了点头,欣然同意。

二人一声不吭地坐上白光虎,马不停蹄地赶往大面镇。

刚到唐军大营,便从哨兵处得知一个意外的信息。

监军索兰特在一个时辰前死了。

死于中风。

郴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郴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郴州整形美容
郴州整形美容费用
郴州整形美容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