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武圣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叫碧瑶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8:38

天武圣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叫碧瑶

“若是非要在他与你之间选择一人,我肯定选择你。”柳玫儿斜靠在海棠的后背,轻抚着他的脸颊,有些娇羞,片刻后却又叹了口气:“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没有那个楼兰小妹好?你竟然要救他。”

“不是我救她而是你不敢留她。”

柳玫儿咯咯笑着,轻轻拍了拍海棠脸颊,柔声笑道:“那倒也是,不过此时,你就不怕我吃了你?”

“男儿坦荡荡。”海棠倒上一杯酒,手指敲了敲酒杯,叹了口气:“红颜祸水这一词倒真没形容错,这师徒二人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怜,可悲,可叹。”

“你这冤家,又是说些什么理?我可害怕他二人了,若不是你,今日我又如何能摆脱他二人?我一姑娘又如何能整天与毒为伍?”柳玫儿柔软的手指按在海棠的肩上,轻微喘息道:“你救了我,我就是你的。”

“既然如此你何不给我解药?”

“那可不行。”柳玫儿一边温柔的替海棠按着肩,一边凑到海棠耳边,轻声喘息道:“你这样的男人若是控制不了又如何会理会我这样的姑娘?”

“所以?”

“所以姐姐愿意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柳玫儿娇笑道:“这就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酒是个好东西,海棠一直没停过,不算是借酒消愁,不过喝酒的时候总是能忽略这些虚伪又恶心的话,他道:“可惜你不是牡丹花,可惜我也不想做风流鬼。”

柳玫儿神色微顿,杏眸眯着,有一抹寒光闪过,她停下了替海棠按肩的动作冷声道:“本想着你替我解决了他师徒二人让你做做风流鬼,看来你并没有这个福分。”

海棠轻蔑一笑,却是饮酒笑道:“这个福分是有了,我也不是无福消受,只不过我不想消受罢了。”

柳玫儿冷笑道:“男人总是那么虚伪,喜欢女人的身体又不喜欢主动的女人。”

“虚伪也好,矫情也罢,总之万人穿过的衣服我总不可能去试试,毕竟有洁癖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你说我脏?”柳玫儿声音有些低沉,冷笑了起来:“你真的不想要命了?”

“我的命并不掌握在你手中。”

“那在谁手中?”

“在我手中。”声音好听但不温柔,语气中甚至流露出极为不耐烦的厌恶,这声音的主人柳玫儿很熟悉,惊讶道:“你怎么会出现?”

“我一直没有离开过,又何谈再次出现?”她走的不算快,从桌上拿起了装有碧瑶花的包袱走到了海棠身旁,她冷声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穿上衣服。”

柳玫儿突然动了,不过她并没有靠近散落的衣服而是朝一旁的木柱而去,她走到一半却停了下来,因为她道:“秦皇护卫队的惊鋩弩,你认为我还会留给你?”

柳玫儿转身,悠然的穿上了衣服,她似乎也并不紧张,柔声笑道:“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海棠没有笑,也没有饮酒,他咳了两声,喃喃道:“我不像你,我说过什么便会做什么,比如说我说过喜欢一枝梅这个人,我是真的欣赏他,所以不会杀他。”

“你相信他?”柳玫儿有些惊讶,认真说道:“男人又有几个不会骗女人的?相信男人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小妹妹,你与其喜欢这样一个口蜜腹剑之人不如加入我百花楼,我定带你如亲生妹妹般疼爱。”

“你又说错了。”这次海棠再喝了一杯酒,摇头苦笑:“她那么聪明,我如何骗得了?更何况你的假话?”

她打断了海棠,指了指千面罗刹面带欣喜却早已赶赴黄泉的尸体认真说道:“解药。”

“我可没有解药。”柳玫儿扭动腰身,穿起了那件散落在地的宽大衣袍微微叹了口气,柔声道:“我本想让他做个风流鬼,可惜,姐姐没这福分,就便宜妹妹了。”

“对了。”柳玫儿指了指姑娘手中的包袱笑道:“你拿的东西可是个烫山芋,小妹妹可小心别再遇到浪里花那样的登徒浪子。”

“滚远点!”她娇喝道,抄起桌上酒杯便朝柳玫儿扔去。

柳玫儿轻微侧身便躲过了酒杯但是不防那杯中有酒,酒水四散而开,却是被那酒水泼的满脸都是,好不狼狈。

柳玫儿伸出诱人的****舔了舔流淌到嘴角处的美酒,笑道:“也罢,姐姐便不打扰你们最后团聚的时光。”

柳玫儿走的很快,就算她走的还算优雅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她的动作有些急,如若有人在门口看到她的脸便能看到她面色阴沉还有那眸中的一丝害怕。

柳玫儿的身后海棠一直在玩弄着那柄飞刀,直到柳玫儿走了,走出了门,走了片刻,按理说应该走远了,他把玩飞刀的右手微顿,飞刀落在桌上发出了几声脆响,他面色苍白也终于熬不住,撑不住,装不了。

他罢了罢手,嗄道:“拿着碧瑶花走吧,小会儿若是再来人我也保不了你了。”

“我不需要你保护。”她认真的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海棠随意的笑道:“生死无常,谁能预料?你走吧,我可不喜欢别人看我临死前伤春悲秋的样子。”

“你把碧瑶花给了我,我便一定不能让你死!”

海棠没有在意这句话,喝着酒,调笑道:“你这姑娘倒是有趣,说得你好似那楼兰的圣手神医一样,若是那神医倒还能说出如此霸气的话。”

“我......”

海棠打断了她的话,伸出了手,朝着他的额头摸去,她有些惊讶竟没来得及躲闪,海棠轻轻的弹了弹他的额头,严肃道:“你不想走?”

她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看着海棠,迟疑了片刻才道:“我叫碧瑶。”

“碧瑶?碧瑶花的碧瑶?”

碧瑶微微点头。

“好名字,碧瑶花,倒是和我的名字有些像,都是以花为名。”海棠伸了个懒腰,喃喃道:“若你不想走,那我们喝一杯吧。”

“喝酒?”

“你不会喝?”

碧瑶点头却又摇头,然后说道:“我不会喝但是我今天会陪你喝。”

(未完待续。)

长春牛皮癣专治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腔科怎么样
贵州哪里看癫痫病的医院
泉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中山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