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东瀛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16:19:02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东瀛人!

这一侧的山脚下也有不少游人,虽然没有正面多,但也是不少。

服务区外,有些商贩聚集,而当中,居然还有耍武功的人。

“呀,劈挂掌!”

陈心语看见了那一处表演江湖武学的人,顿时讶异起来,因为此时正在表演的那个人,明显打的就是最正宗的劈挂掌。

那人年纪看上去不大,二十七八左右的岁数,此时打着那掌法,对面有个和他对练的人,像是师兄弟,此时三下两下,他就把那对练的人放倒在地,同时对四周抱拳,这一下就有很多人鼓起掌来。

服务区里的商贩是得了许可的,有些景区就是会这么搞,因为他们得的钱也有他们的一部分,而正山门那边就没有多少这种景色,看起来应该是因为要应付检查,所以才把他们放到这一边来。

那把式人边上有个铁柱,前面有个开口,是投钱的,黑咕隆咚看上去还挺高科技的模样。

他在这里卖拳艺,同时也和边上的人说可以来挑战他,如果把他放倒,能得一千元的奖金。

不少人都是摩拳擦掌,准备上去大显身手,那里面也有许多长得壮实的,结果刚刚一个照面,还没施展自身全力,就被瞬间放倒了。

稀里糊涂的人就下去了,像是这样肯定有人不满意,于是那人又说:“这样,我不动手,让诸位先攻三拳,如果我输了,奖金照旧。”

他这么说,于是很多人就挺满意的,然而最终结果还是一样,三拳过后,一招就被放倒。

“不简单啊。”

孙长宁看着这人的手法,开口解释,声音不大:“一般的劈挂掌是大开大合,猛起硬落,合如伏炮。他的劈挂拳却注重缠与砸,起落起伏,伸收探摸,在很小的角度内完成,是个高手。”

“现在不动手,看不出他练到了什么劲,不过明劲应该不弱。”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看到了一个真把式的人,这不由得让孙长宁有些感兴趣了。

劈挂掌讲究的就是势无定势,形无定踪。这个人把这八个字诠释的非常好,只看这几招,几乎就已经不弱于曾经和自己交手的那个大劈挂手宁干戎了。

那个宁干戎施的是虎形劈掌,最后被自己一掌吓得失去战意,是虎佬的弟子。

水龙会那些人的容貌又再度在眼中浮现出来,孙长宁再一次感叹,这次来江东参加水龙会,真的是来对了。

生死磨砺,武斗之比,现在太少了,国内多数都是花架子,不能打。

套路和实战是两码事,首先套路的存在就是为实战做准备的,很多人打套路,知道这招下面连着哪一招,但一旦有一招乱了,下面就打不出来了。

即使打出来了,也需要调整,而实战家,就如过去那位截拳宗师一样,对方一拳打过来,你要在一瞬间判断出对方要打你哪里,你要用什么拳法去截他。

这到后期是一种身体本能,套路是拆解看的而不是连贯打的,每一招都有它的存在意义,或许是护头,或是护身,或是截人攻势。

现代为了美观,加了许多动作,而且把套路连贯起来,这样一来就失去了这些招数的本来意义,并且实战性降低到了最低点。

人们分不大师和假大师,不过现在基本上喜欢出名的都是假大师。

这倒是让孙长宁颇有一种感觉,武林就在普通人的身边,然而普通人都不知道。

偶尔出现的一些视屏,也很快就会沉寂下去,就如同陈于淳说的,武林不能再出现在世间了。

侠以武犯禁,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封建王朝,大家讲究人人自由,如果在这种思想下大传武道,可能会把社会推向两个极端。

第一就是武功全面复兴,东土开设武院,人人的身体素质都能够得到极大的提高,而高手的出现也会越来越多。

第二则是社会动荡,人们仗着自己手中的力量,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乃至于无视法律,就像是古代侠客,想杀谁就去杀谁,无法无天。

长此以往,社会会陷入逐步崩溃,现在媒体的信息冲击会让人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很容易就做出错误的判断。

孙长宁、陈心语、叶文钟三人混在人群里,看着又一个上台的被这个把式人打倒,那边上人群顿时响起一片又一片的惊呼声。

“这人施的是....金行大昆仑劈拳。”

叶文钟认出了这人的拳法:“五行拳里,金拳就是劈拳,钻拳是水,炮拳是火,崩拳是木,横拳是土....当然这是最初的说法。”

“这五种拳法合称五行拳,劈拳施的是大劈挂劲,但是与大开大合不同,他侧重于小范围内的速度,在瞬间打爆发,而不是借助大势压人。”

“这人的功夫很厉害,明劲里面也算是好手了。”

叶文钟这么说着,而陈心语眨了眨眼:“那....你有没有把握打败他?”

“这....拳脚无眼,我也不好说,但我现在看起来,他三我七吧。”

陈心语听见叶文钟这么说,顿时笑起来:“你好歹也是个暗劲高手,居然这么不敢打,他居然还有三成胜算啊!”

“我都说了,拳脚无眼啊!心语小姐,你和人动手少,不知道很多人都是阴沟里翻船,像是这些走江湖的人,身上都有一两招独门绝技,俗称‘看家本领’。”

叶文钟解释:“你要是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这又不是打生死擂,你输了可就丢了名声,他就是一下起来了,这就是圈套!”

“你要是说打生死擂,那胜负大概是他一我九。”

孙长宁听着两人的话,眼睛却没有离开过那个把式人,这时候,边上有声音响起,就看见人群里走出一个年轻人,一开口,说的却是一嘴巴鸟语。

“咦,东瀛人?”

这人不是东土的人,而是东瀛的人,此时站出来,行了个礼仪,那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身上有阵阵杀气萦绕。

这把式人听不懂,但也能看出这个人是要来挑战的,而那边上,有个女翻译开口:“你是一位厉害的武者,我希望能在这里和你打上一场,只不过我不要这一千元,希望的是生死不论。”

她这么翻译,而那把式人面色微动,有些难看:“要和我打生死擂?”

他面有难色,但此时如果不接,就是砸了自己招牌,当下他心中也有怒火升起来,心道你个假洋鬼子还能打过我了。

“好,我接了!”

金州区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市长清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江西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营口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