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我在平行时空的日子 二十八、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1:26

我在平行时空的日子 二十八、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76、

在电脑上记录好老者的保险箱号,我就去忙别的事了,忙着忙着,这件事就丢到了脑后。

凌晨2:40的时候,“小苹果”响了,果然,是燕娥的。

“伍同学,今天累不累?”

“还行,我挺好的。”

“该歇就歇会儿,别想当先进,没人给你发奖金的,哈哈哈哈。”

“知道,我刚刚都睡着了,被你的吵醒了。燕子,你今天飞哪啊?”

“HongKong,3:30的航班,我得准备了,就不去视察你工作了,Bye!”

燕娥雷厉风行地讲完就挂。

忙碌了一天的出发大厅,现在显得格外冷清,安检入口的两个安检员一个站着,坐着的那个靠在椅子上打着盹。

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安检口,神色诡异地跟安检员说了几句之后,跑进了大厅,四处张望着。

大厅里空荡荡的。

男子径直向我走来。

“您好,有什么事吗?”我问。

“你看到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姑娘过来吗?”他的眼睛盯着我。

“没有,先生。”

“可我明明看见她进的出发大厅啊!”男子拍了拍手,“邪了门儿了。”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先生。”

“刚刚有个小姑娘,坐我的车到的机场,下车的时候给了我一百块车费,我当时正接,就瞟了一眼,是红色的钞票,完全没当回事,可接完一看,我的乖乖……”

“怎么了,是假钞吗?”

“这玩意不好说是真钞假钞,反正不能用。”他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瞄我。

“那是外币吗,可以到银行兑换的。”

“可这个银行我去不了啊。”男子举起手中的钞票,“冥府银行!”

“哈哈,先生您真逗,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忍俊不禁。

“唉,今儿一天又白跑了。”

他扭头向安检口挤了下眼睛,奇怪。当他发现我疑惑的眼神时,马上眨巴眨巴眼,伸手在眼角抹了抹,似乎在擦眼泪,很伤心的样子。

“先生,那小姑娘长啥样,什么打扮?兴许可以在监控上找找看。”我有些同情这个男子。

“为一百块钱,又不是在你这儿出的事,能看监控吗?”

“我可以帮您,我们试试。”我一边说,一边在电脑上点开了监控画面。

燕娥的是2:40打来的,那之前我在打盹,那就从2:30看起吧。

2:30,有几个年轻人进了出发大厅,朝登机安检口走去。

2:34,有一对老年夫妇进了出发大厅,朝登机安检口走去。

2:38,有一个女孩进了出发大厅。

“就是她!”男子叫道。

女孩红衣红裤,脸很白,嘴唇却很红,脸蛋和身材都是一流的,看走路的姿势,有几分超模的风范。她没有走向登机安检口,而是径直向服务台走来,在服务台前停留片刻,然后走出了镜头。

“她去哪了?再看看别的摄像头。”男子急切地说。

“不好意思,我这里只能看到这一个。”我说,“气质这么好的女孩,不会开这种玩笑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她给钱的时候我就没细看。”

“她在哪上的车?”

“西山公园。哎呀,听说公园西北角有片坟地……”

一阵阴风呼啸而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嗯,我想想,对,好像是在西北门,我说怎么一路上冷风一阵阵的。”

“大哥,您可别吓我!”

“可是,哪有这么漂亮的女鬼!”

“可、可女鬼都很漂亮的,聊斋上哪个女鬼不漂亮?”

“是啊,还真是的,那我这是见鬼了!”男子脸上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

“大哥,您真的是在西北门----”

“是啊,确定。当时,她好像一个人在那哭,上车了还听到她哭。我怀疑她是酒喝多了,不对,没酒味----”

“会不会是嗑药了?”

“有可能,她身上一股怪怪的香味。”

“那就对了,嗑药嗑出幻觉了,把冥钞当真钞给您了。”

“可大活人谁带冥钞?”

“是啊。”

“还有,她走路的样子飘啊飘的……”男子的眼睛透出恐惧,嗯,好像还有一丝焦急。他茫然无助地四处张望。

这时候,直达电梯叮地响了一声,电梯门开了,但并没有人出来。

“哎呀,哎呀,小姐,你这个玩笑开大了。”男子向电梯跑过去。

可那根本没别的人啊!

男子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了。

我一个人呆在服务台。我突然想起,身后的保险箱里还有一盒女孩的骨灰!而那女孩生前,似乎、似乎就是超模!

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啊地尖叫了一声,向安检员跑去----他们是我目前唯一能看到的活人。

安检员吓了一跳。

“咋了,姐!”

“女、女鬼,有有有、有女鬼!”我的上下牙在打架。

“姐,你咋还迷信呢,哪有鬼?”

“你、你们,没看见刚刚、刚刚有个、有个穿红衣红裤的女、女鬼进、进去吗?”

“哦,你说那个呀,她是模特,到香港去表演,每个月都去一次的。你刚来,不认识她,难怪。”

“那、那她怎么没、没进登机口?”

“姐,这是国内登机口,港澳台登机在二楼,她从你面前走过去的,上了直达电梯。”

“那,那个出租车司机手里的冥、冥钞是怎么回事?”

“司机?冥钞?”安检员摇摇头,“哪来的司机?”

“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呀。”

“你说他呀……”安检员如梦方醒的样子,对我拱着双手,一个劲作揖,“姐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上他当了。”

“什么意思?”

“你别生气啊,我俩真不知道他跟你说的是这些。”

“什么呀!”

“姐,你保证不生气。”

“我干嘛要生气----行行行,我保证。”

“是这样的,姐,那人是保洁老冯,刚刚他看我俩在瞌睡,就跟我俩打赌,说五分钟之内让你自己跑过来,赌注是一百块钱,我俩真不知道他用这种手段,对不起,姐。”

“你们这帮混蛋!”

“姐,你答应不生气的。”

“我是答应不生气,但我没答应不打人!”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揪住这俩小子的耳朵,“快叫姓冯的过来,老娘一块收拾他!”

浏阳市中医医院
邵阳市脑科医院
四川癫痫病医院专家
河源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天津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