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不药而愈

发布时间:2020-01-16 15:12:37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不药而愈

“不要对自己那么绝望,我所认识的那个沐婉儿,可没有这么容易放弃。”

“你知道埃博拉出血热是什么吗?”沐婉儿绝望的看着白晨。

白晨伸出手臂,沐婉儿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白晨。

这时候,沐婉儿看到白晨的手臂上居然出现一种不正常的撕裂,撕裂处正在渗出暗色的血液。

沐婉儿瞪大眼睛,再抬头看向白晨的时候,猛不丁被吓了一跳。

因为白晨的口鼻耳都在渗出血,就跟厉鬼似得,那一瞬沐婉儿几乎以为这个孩子真的是鬼。

可是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埃博拉出血热的病症吗。

埃博拉出血热也丧尸病毒的称号,就是因为患者体内器官被病毒感染后,就像是融化了一样,直接破坏身体的免疫系统,身体器官不断的衰退,体内体外都在出血,是一种非常烈性的病毒。

沐婉儿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这怎么可能?

这个孩子不是才受到感染吗?

怎么会这么快的出现症状?

一般来説,埃博拉病毒具有六到十天的潜伏期,也有最长长达二十一天的潜伏记录,可是从未有一例,会在短短的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出现f±,..如此强烈的病症反应的。

可是,更让沐婉儿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孩子脸上的裂痕又在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可是立刻又出现龟裂,又再次愈合。

就这么反复几次之后。这个孩子脸上的裂痕开始彻底的修复。不再有病理反应。

这时候沐婉儿已经哑口无言了。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她却感觉自己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等待。

“你……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加快了病毒在我体内的繁衍与变化,然后再提高我的免疫力,反复提高了六次才完成了培植抗体。”

“你……你……”沐婉儿已经震惊的説不出话,只是不可思议的指着白晨。

“不用奇怪,对于我来説,这并不困难,如果是以我的原本体质来説。埃博拉病毒根本就无法在我的体内繁衍,我只能把我的体质降低到普通人的级别,然后逐次的提高,我也想看看,埃博拉病毒源自何处。”

“你不是人?”

“我是人,不过我不是普通人。”白晨微笑的説道,同时取出一个针头,非常用力的刺入手腕,然后抽出一滴血液,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针头扎入沐婉儿的体内。

“啊……你做什么?”

“我的血液内含有抗体,能够帮你彻底的杀死体内的病毒。”

就在这时候。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隔离服的人在门外叫道:“发生什么事吗?沐小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沐婉儿迟疑了一下,看了眼白晨,白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示意沐婉儿应付那个问话的人。

沐婉儿连忙道:“我没事。”

“吴组长怎么站在那不动?”门口的那人疑惑的看着吴世杰。

吴世杰猛的一颤,左右看了看:“那个小孩呢?那小孩跑哪里去了?”

沐婉儿也左右看了看,却发现那个孩子已经消失了。

“小孩?什么小孩?”

“就是刚才那个小孩,他跑哪里去了?”

“组长,什么小孩?”门口的那个人有些莫名其妙。

刚才看吴世杰站在原地,摆着古怪的动作,现在动了,可是满口的胡话。

这里可是隔离区,怎么可能有小孩出入。

就算是真有小孩出入,自己也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吴世杰这表现,沐婉儿都会怀疑,是自己病太重,产生幻觉了。

只是,沐婉儿的心中更加疑惑,那个孩子到底是谁?

他説的是真的?

他的血能够治好自己的病?

沐婉儿看了眼自己被扎过的地方,那处部位还隐隐作痛,这也更加印证了自己先前并非处于幻觉中。

吴世杰不依不饶的説道:“周礼让,你比撒谎,就是刚才那个小孩,是你故意放进来的是不是?”

“神经病。”沐婉儿冷笑的説道。

门口的周礼让也有diǎn认同沐婉儿的话,不过吴世杰毕竟是他的上级,他也不好应声,只那你给为难的看着吴世杰:“组长,我真不知道你説什么小孩。”

“放屁,明明就有,你给我老实交代,不然的话我告诉我爸,就説你擅离职守。”

“组长,没有的事你非要无中生有,那我也没办法。”周礼让无可奈何的説道,他也被吴世杰弄的摸不着头脑,不就是仗着自己老子是负责人吗,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吗。

“对了,你不会是见鬼了吧?”沐婉儿突然阴阳怪气的説道:“我听説医院里可是有不少这种鬼怪的。”

“沐婉儿,你刚才也见到了,是不是?你也见到那个小孩了,是不是!?”吴世杰突然一个冷颤,他非常清楚的记得,明明有个小孩的,怎么会没有了呢。

“我都不知道你在説什么,我看你是真见鬼了。”

周礼让突然记起什么:“对了组长,刚才我们封锁医院的时候,这个楼层的其中一间重症监护室正好有个小孩刚刚死了,你刚才看到的小孩……不会……不会就是……”

周礼让也咽了口口水,有diǎn不敢再説下去,他刚才也看到吴世杰那古怪的动作,他觉得吴世杰真的有可能撞邪了。

“胡説,这光天白日,哪里来的什么鬼怪!”吴世杰突然声音失控的怒吼道:“滚开,这什么鬼地方,老子一刻都不想多待下去。”

説着。吴世杰便冲出隔离室。此刻吴世杰只觉得。在这多待一刻都会不舒服。

周礼让走了进来:“沐小姐,真不好意思。”

“没事,这也不是你的错,对了,你刚才説刚才医院里有个小孩死了,是不是真的?”

“这我可没瞎説,不过医院里死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可惜了那个小孩,还不到七岁。”

“不到七岁?”

“是啊,我刚才看到同事帮忙把人送去停尸房的,还挺可爱的,听主治医生説是得了遗传心脏病,还是没能下手术台。”周礼让惋惜的説道。

沐婉儿的表情有diǎn不自然起来,心中想着,自己一生都不信鬼神,难道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刻,会是鬼神救了自己?

“对了沐小姐。该到给你抽血的时候了,你现在方便吗。我去把工具箱拿进来。”

“方便。”沐婉儿diǎndiǎn头,心中却是七上八下。

抽完血后,周礼让又给沐婉儿做了各项检查。

“嗯,体温正常,沐小姐,你的高烧好像退了。”周礼让微笑的説道:“各项数据都很正常。”

周礼让也知道沐婉儿得的是什么病,所以也只是客套了説了两句,他当然不会以为,高烧退了能够説明什么。

埃博拉出血热的一个很明显是病症就是高烧,不过埃博拉从1975年出现到现在四十年的时间,也出现了不少变体,所以没有人敢掉以轻心,所以周礼让虽然有些诧异,可是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在昨晚一系列的检查后,周礼让便离开了隔离室,把血样送到化验科化验。

这时候,基本卫生部的所有领导都盯着这里,所以化验很快。

只是,周礼让拿到化验结果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病毒呢?不会是自己拿出了化验单了吧?”

可是他再三确认,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有弄错啊。

怪了,先前的化验,明明化验出埃博拉病毒,怎么这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再次化验却没化验出埃博拉病毒?这也提奇怪了吧?

“小周啊,头那边还等着你这边的化验报告呢,你在这发什么愣?”这时候一个同事跑来催促周礼让。

“啊……这……这好像出了diǎn问题,你等下,我再去取样。”

周礼让一路上不断的回忆,自己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肯定是自己拿错了血样,不过自己就抽取了沐婉儿的血样,没其他人的血样混进来了啊。

“沐小姐,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把别人的血样和你的弄错了,所以需要重新抽血,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

“拿错血样?”沐婉儿心头一挑:“化验结果怎么样?”

“哦,我也不知道是谁的血样,不过从分析结果来看,应该是个健康的人。”

周礼让再次抽取沐婉儿的血样,然后就和沐婉儿告别。

拿着血样直奔化验科,等到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拿到了化验单。

可是,这次他拿到的化验单,与上次的化验单完全一样。

这次周礼让是真的傻眼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一diǎn问题都没有?

这时候周礼让也有diǎn不知所措了,立刻给吴让打过去。

“喂,部长,是我,周礼让,我这边出了diǎn事,您能不能过来一下……好像化验科的机器坏了,我检查了两次沐婉儿的血液样本,都没检查到病体病毒,恐怕需要人工检验。”

很快,吴让就带人来了,局里的两个化验专家。

在问明了具体情况后,两个化验专家便接手了前后两份两个血液样本。

可是结果与机器化验的结果一样,完全没发现埃博拉病毒存在。

吴让皱着眉头:“你可检查过沐婉儿的身体状况?”

“检查过了,各项指标全部正常,没有任何埃博拉出血热的症状。”未完待续……

山西白癜风医院在线挂号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在线咨询
北联生物凤血Vito干细胞破解卵巢早衰,给你抗衰新体验
黑龙江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汕头市妇科医院哪个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